分享他对数字营销和数字医疗的体会和思考

2020-11-07 16:20

另外就是用人工智能来辅助患者和医护人员进行疾病干预。假如 alphago 变成一个超级医生,它具有超强的学习能力,过目不忘,可以非常迅速地把一个领域里的医学文献全部读完,还可以通过学习很多患者的病例积累临床经验。而且 alphago 医生是可以复制的。然后,一群超级医生来帮助边远地区提高诊疗水平,提升医护的效率和质量,最终帮助患者实现更好的疾病管理。

陈军介绍说,非人际传播主要是指通过媒体介质来传播,包括传统媒体和新媒体。pc端网站、手机、app等新媒体是一种非常高效的传播方式。诺和诺德在中国针对医生、护士、患者和公众等不同的受众建立了2个网站和3个微信公众号。这些线上平台的用户量、访问量和阅读量在糖尿病领域都名列前茅,已经成为公司医患教育体系的“主力军”。同时,诺和诺德也会选择适合的第三方媒体平台,比如丁香园、医学界去合作,作为自身平台的一个补充。

诺和诺德是糖尿病领域的领先者,在数字化医疗的浪潮席卷全球的时代,诺和诺德做了哪些尝试?已经取得了怎样的成效?下一步战略又是怎样?

现在有很多大型的全球制药和医疗公司包括诺和诺德在内,都在积极地与一些高科技公司合作,寻找可以完善数据,促进数字医疗用于慢病管理的模式。

总结出远程会议提高互动性的一个经验,即:适当控制听众数量,给每个人留出充足的时间与讲者沟通。第二是请学术水平和演讲技巧“双高”的讲者,通过讲者讲解内容的学术性和生动性弥补现场感的缺乏。第三就是持续完善远程会议的技术平台和流程,保证会议现场执行的流畅性。

在陈军看来,营销主要是指企业对它的目标受众传递信息,数字营销即指用数字化的技术来实现相关信息的传递。医疗则体现在患者的看病路径和疾病管理上,数字医疗是用数字化的技术更好帮助患者实现就医、管理疾病及与医生互动的需求。诺和诺德今天在中国所做的创新尝试主要集中在数字营销的范畴。

数字平台也可以应用于线下会议,提高会议的有效性。比如,现在绝大部分医生都有使用微信的习惯,线下会议的邀请、签到、查看会议资料等都可以通过微信来实现,在会议中还可以通过微信与讲者进行互动提问,会后通过微信发送调研问卷,进一步了解参会人的反馈。

在新媒体时代,视频发挥了越来越多的作用。诺和诺德每年也会与第三方合作糖尿病和胰岛素教育视频,通过“平易近人”的语言和方式与患者和公众沟通,提高他们的疾病认识,这些视频的覆盖人群可以达到几百万,这是传统线下的教育和传播渠道难以匹敌的。

首先来看数字化技术在学术会议中的应用。现在拿着手机、打开微信就能直接开会,这个成本比传统方式要低很多。而且,远程会议还不受讲者地域、时间的限制,解决了讲者资源稀缺性的难题,扩大了高级别讲者的可及性。

移动医疗就是把药物数据、生活方式相关的饮食运动的数据以及血糖等健康指标的数据都整合在一个平台上。在一个平台上整合了输入端和输出端的数据后,就能够做到根据这些数据做一些调整以指导患者,达到更好的血糖控制。

诺和诺德还有很多小型的病例讨论会,讲者也是具有全国学术影响力的专家,听众是来自地县级医院的基层医生,一般15-20人。他们在一起花一两个小时讨论一些疑难病例的解决方案,通过这样的方式可以快速提高基层医生的临床诊疗水平,也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可能把全国最好的专家更高频次、更大范围地“请进”县医院,与基层医生做深入的探讨。

诺和诺德在这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尝试。比如最近开展的针对护士的教育“天使爱分享”项目。诺和诺德在这个远程会议上邀请一个全国护理领域的专家,给全国各地的护士讲一堂课,传统会议模式下,这堂课通常覆盖的人数是几百人,但是远程会议就可以同时覆盖几百个城市,参与人群扩大到3000人以上,最多可以达到5000-6000人。类似的还有一个项目叫“空中课堂”,也是通过网络平台,一个专家可以同时对来自全国不同地区的基层医生进行授课培训。

近日,由春雨医生与动脉网联合主办的vb群访谈药企专题月活动,邀请到诺和诺德(中国)制药有限公司市场部副总裁陈军加入,分享他对数字营销和数字医疗的体会和思考,以及诺和诺德用数字化技术改变糖尿病的创新和经验。

首先,慢病管理中,药物是整个疾病管理非常核心的一环。除了药物,饮食、运动这些都可以作为患者健康数据的一部分来输入。而输出端的数据是血糖指标以及其它与糖尿病相关的健康指标。

对于现有的糖尿病管理的移动应用,陈军认为多数商业模式或者是盈利模式仍然不明朗。“有一些可能是考虑今后和电商结合,或者引入保险公司,但都还处于早期摸索阶段,离形成商业模式还有一定距离。”

这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是装置。国内最近两年涌现出一批移动互联的初创公司,其中青睐于慢病管理的也不在少数。据说专注于糖尿病管理的app就有上百个,号称“百糖大战”。这些app的功能大同小异,比如数据输入和管理。但如果让患者手工输入各种各样的数据,用户体验不好,也难以持续,最好是能够自动上传这些数据,所以未来自动化的装置会成为慢病管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